大鶴黑寶Hobo Place,這個下午因為虛度,所以顯得如此珍貴/中山區咖啡推薦

在一個有著舒適氣溫的下午到了大鶴黑寶,初次見面卻像久別重逢,從陰著的天待到陽光探頭、直到夕陽黃橙的光佔滿空間;爾後烘出天色漸暗後的昏黃燈光裡,繼續喝著虹吸壺煮出來的咖啡、吃著不只是微醺的提拉米蘇;吃個蛋沙拉厚片吐司墊墊胃、再喝杯熱可可讓身子持續這份溫暖。

大把地揮霍,將在咖啡廳耗磨的所有時間蒐集起來,或許才會發現自己虛度了多少光陰。不過正因為這些咖啡廳如斯美好,才讓所有的虛度都不會是浪費。而這天也因為是在大鶴黑寶虛度了整個下午,才會讓這個下午,顯得如此珍貴。

文:甩甩20220303

太習慣在有限的休假日時,將行程塞得滿滿的,巴不得在休息的時候,將想去的地方都去過一輪,到頭來反而更把自己搞得更疲憊,沒有休息到的感覺。

那日原本打定主意,辦完瑣事之後,要立刻回家好好休息,但清朗的天空搭配舒適的溫度,又被制約地覺得不找間咖啡廳窩著太可惜了,倏地想起在社群看見不少朋友到訪過的大鶴黑寶,握著摩托車龍頭的手一轉,決定前去看看。

本來就時常在中山這一帶悠晃的我,停好車、走進地圖標示的那條巷弄裡,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是自己好常經過的一條巷子,常去吃飯的小麵館、喜歡的居酒屋都在附近,沒想到大鶴黑寶是在自己這麼熟悉的區域,還沒相見就已經先擅自有了親切感。

到了門前,碰見兩位師傅在門口攀上樓梯敲敲打打,看見我在門口躊躇,問說:「你要進去喔?先讓你過沒關係!」才發現這天正好是大鶴黑寶掛上招牌、正式脫離「無招牌咖啡廳」的行列 (笑) 也幸好掛上了招牌,否則從外觀看起來真的就像是一般民宅的大門口,要不是循著地址按圖索驥,還真容易就這麼錯過了。

▼測試亮燈,第一個拍下招牌的人是我!的證據XD

走進前院,向窗內探了探頭,看見裡頭空間似乎客滿,正在心裡盤算著要是沒位置該去哪兒時,走出來招呼我的店員熟稔的說:「嗨甩甩~現在裡面沒位置了先坐外面可以嗎?」沒想到居然是認識的朋友!接著又看見坐在吧檯座位的也是熟悉的朋友,措手不及地到處寒暄之餘,忽然之間先前那份擅自的親切感,轉換成了踏實的那種。

幸好這天一切舒適宜人,坐在戶外也不打緊,反而有種可以獨自享受寬敞前院的自得;也幸好過沒多久,吧檯的位置空了出來,我坐到了友人的旁邊,和吧檯內的兩個女孩 —— Toni 和乙申一起聊著天,熟稔地像是本來就時常來訪的熟客。後來發現自己似乎顯得特別放鬆,原來這就是我喜歡的放鬆方式。

雖然才新開店不久,大鶴黑寶卻沒有任何生澀感,好像在這個街區、這個空間裡待了很久一樣,氣場沉穩沒有一點浮躁,讓人不自覺地就耗磨在這大把的時間;下午四點,整個空間揉進了太多陽光,讓黃著光的室內顯得更加暖烘烘地,只差一步就可以睡著的那種舒服。

我好喜歡漆上灰綠色的那面牆、也喜歡除了吧檯以外的每張桌子都有恰好的距離、或是像我坐在吧檯邊的高腳椅,看著 Toni 煮著虹吸也自成風景,無論哪一個座位都可以各自安好。發現面前的虹吸壺除了煮咖啡也拿來煮茶,覺得有趣於是問了這樣煮出來的茶有什麼不同嗎?

「這樣比較帥!」(大笑)

空間本身流露出來的氛圍,讓人不自覺地放慢腳步也放低音量;就算有著誰進行了一場暢聊,也還是不容易被感到打擾。和陌生人之間的默契,對於咖啡店來說也是一種難得。

然後是藏身在店內各個角落的大玩具小玩具們,即便他們看起來像是闖錯了地方(笑) 卻每一個都適得其所,有著自己該佔據的地方,反而讓空間因為他們變得更有趣。

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、也喝著吃著,直到感到肚子飽飽的,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多嘗了沒在預期之內的好幾個品項(笑)

 

日曬蘇門答臘 $180、蛋沙拉烤厚片 $150、熱的鹽味磅蛋糕 $150

常說自己不懂咖啡啊,選咖啡的時候也是靠推薦、憑直覺,這天碰見三種豆子,先到的好友說:「我喝的這個好喝!」所以我說:「那我就要另一個!」(笑)

不懂沒關係,喝的時候知道自已喜不喜歡就好了。賭氣(?) 選的日曬蘇門答臘,喝起來頗深卻清爽,口感保有厚實的圓潤感;初入口時的酸感溫和、冷卻之後有點回甘的甜感。嗯,我是喜歡的。

蛋沙拉烤厚片和我喜歡 (或說習慣) 的較為黏稠的口感大相逕庭,美乃滋不那麼濃稠,但少了這樣的稠感,反而讓蛋本身的咀嚼口感變得較為突出,裡頭的淡淡香料氣息也很提味,抹在烤得恰好的厚片吐司上,顯得清爽又順口。

和厚片吐司同樣烤得恰好的還有熱的鹽味磅蛋糕,得宜的控制,讓磅蛋糕的外層邊緣吃起來酥酥脆脆的,因著溫熱而飄散的奶油香氣在入口時四溢,搭配的鮮奶油讓整體顯得輕盈不易膩口,太喜歡了。立刻抬頭跟友人說:「這個我好像可以自己吃一整條!」

 

熱的可可有三種 $200 – $220、燒肚子提拉米蘇 $180

意猶未盡於是詢問「熱的可可有三種」究竟是哪三種,才知道有原味,還有加了酒的、以及薑汁的。毫不猶豫選擇了薑汁,被說:「這個真的最少人點欸!」的確,薑汁太看個人喜好,正好我是屬於喜歡那一邊的。

不甜帶些苦、濃郁的是可可香氣而不是口感;口感是順的且不黏,是可以舒服喝完的程度。其實我不太喜歡過於強調濃稠的可可,那會讓我不知道我在吃甜點還是喝飲品,而大鶴黑寶的對我來說很剛好。薑汁氣味也剛好,微微的溫熱辣感,要是天氣再帶些涼意就太完美了。

最後是提拉米蘇,在要點之前就被警告說:「我們的提拉米蘇酒放很重喔,會燒肚子的那種喔。」

「這樣最好了,來吧!」

所言不假,畢竟吃過太多號稱酒感很重的提拉米蘇,實際上還是尚稱點綴;大鶴黑寶的提拉米蘇,在挖上一口時,就能看見汩汩流出的咖啡酒液,吃到一半時,我忍不住說:「我有點懷疑我等一下可以騎車嗎?」(別擔心後來我有乖乖沒騎車) 這樣的程度,肯定能滿足和我一樣,喜歡酒感重的提拉米蘇的人。

真要說起來,大概是因為液體較多,所以和馬斯卡朋之間的融合程度略有差異,一起入口時的平衡感較沒那麼契合,算是對我來說的一個小缺點。

--

▲洗手間裡可愛的貓咪鏡子!

過了好久之後才突然好奇,問起「大鶴黑寶」有著什麼含意嗎?

「其實一開始是先有了"Hobo"然後把自己喜歡的字湊一湊拚著唸看看,這樣唸起來感覺最帥!」我忍不住笑了出來,沒錯啦,帥最重要!(笑)

"Hobo"大抵是流浪之人、到處遊走找尋工作的意思。如果用 Hobo 來比喻喜愛咖啡 —— 或是喜愛咖啡廳 —— 之人的話,大概就像是在不同的咖啡廳之間流動遊走,希望可以覓得一個安心舒適的地方,讓自己可以感到自在、進而感受到某種歸屬感吧。

後來 Toni 也接著說:「(除了帥之外)比較害羞的說法是,對咖啡館的想像和喜歡,在於什麼樣的人都可以找到感覺舒服的角落,在不同的店、不同的地方、或是不同的座位。自己不算是容易找到歸屬感的性格,但又嚮往在某個邊邊角角能夠找到可以安身立命、可以感覺自在的小紙箱。"Hobo"除了聲音可愛之外,也更像是某部分感覺自己身處的狀態,期望能夠由自身提供一個什麼樣的空間,讓一些邊角人能夠感覺安心。」

喜歡探訪咖啡廳和甜點店,也曾經有一段時間盲目地追逐新開的店,像是例行公事般,惹得自己差些失去熱情。本來喜歡的是去感受每家店呈現出的樣貌,卻漸漸失去欣賞的能力。

好在還是有許多自己真心喜歡的地方,不用追逐、不趕時間、也無須在意這些地方是新是舊,在坐下來的那一刻開始,好好地感受整個環境帶給自己的感受和回應,我想這才是我喜歡咖啡廳的原因,也才是最適合我自己的放鬆方式。

 

大鶴黑寶

地址:臺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一段13巷7弄9號1樓

電話:未提供

營業時間:13:00-21:00,週末13:00-22:00

週二公休,不定休需參照粉絲專頁。

Facebook 粉絲專頁Instagram



▼歡迎追蹤我們的Facebook、IG、Youtube,獲得更多不同面向的分享!

IMG_6180.JPG walkerland.jpg openrice.jpg
✎本部落格僅代表我們的個人意見與想法供您參考,或許您去嘗試會有不同的看法。
✎店家資訊僅供參考,最新訊息以店家為主。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